雖然的確是晚了點開始動筆,但畢竟還是今年事今年畢比較好吧(笑)

blond  

 The story based on the picture of 2012.09 CanCam

  嗯……果然還是有什麼地方不太一樣了吧?

  坐在沙發上的相葉,盯著二宮盤腿坐在地毯上的背影,腦海中突然浮現這個念頭。
  雖然微微駝背的弧度還是相同,雖然激動時肩膀會小小震動的習慣還是沒變,可是還是有什麼地方,跟之前看到的樣子不同了吧。

  如果真的要說的話,大概就是現在已經不是柴犬,而是黃金獵犬了……嗎。
  
  這念頭把相葉自己都給逗笑了,啞啞扁扁的笑聲雖然不是很大聲,卻還是引起了二宮的注意。
  「在笑什麼?」問話的同時,忙著趕進度的手指跟眼睛還是沒能停下來。
  「啊,不,沒事。」要是把理由說出來的話,肯定又會被說是笨蛋了,不能說不能說。
  「是嗎。」
  「嗯。」看到二宮沒有再繼續追究,鬆了一口氣的相葉將手往後一伸,懶懶地靠著沙發躺下。
  
  啊啊──上一次看到他染金髮,都幾年前的事了呢?
  
   說是坐在美容院好久好久才染成的淺淺髮色,回家的時候只聽他一直嚷嚷著好痛好累,也沒花時間特別仔細注意,現在在亮黃色的裝飾燈光下,稍微褪色的髮梢看 來又更亮了一點,剛洗完澡,什麼造型產品也沒塗上的細細髮絲,就這樣軟軟地散在肩上,像是秋天尾聲,銀杏樹堆了厚厚一地的遍地金黃,有種好舒服好柔軟的觸 感,讓人忍不住想要伸手觸碰。
  「幹嘛?」
  回過神對上的是二宮有點疑惑的神情,離自己好近好近,相葉這才發現自己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貼上對方的後腦勺,而隨著對方回頭的動作,輕輕滑過指間的髮流果然就跟想像中一樣的滑順舒服。
  「啊……沒事沒事。」趕緊停下了欠缺思考的動作,相葉慌張的擺了擺手說。
  「喔?」偏了偏頭,二宮難得沒有深究的意思。
  
  裝傻的笑了笑,相葉卻還是沒能將視線轉開,順著髮絲一路向下,不仔細注意的話,差點就要看不見藏在耀眼髮色間的膚色項頸,明明是自己平常最喜歡貼近親吻的地方,今天看來卻有點陌生。

  金黃色的頭髮襯的肌膚更為白皙,幾乎美得有點病態。

  「ニノ?」
  「嗯?」
  「呃……」
  「沒事。」
  「欸?」
  「你這傢伙要是再給我沒事找事就完蛋了噢。」放下把手,看來是耐心用完了,這次二宮不帶笑意淡淡的說。
  「那個……」看見二宮蹙起了沒上色的黑眉毛,相葉只得急急忙忙又胡亂接了一句:「沒事沒事,有事的是我啦。」

  唔哇,怎麼染了金髮以後好像變得更冷漠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給我把話說清楚。」
  不能原諒,好不容易集滿氣的絕招就這麼給白白浪費掉,二宮索性按了暫停,把電動推到一旁,反正等一下一定要把帳一起算個清楚。
  「沒有嘛,就只是……」
  「只是?」
  「ニノ……」
  「幹嘛啦。」
  「是喜歡啦。」
  「什麼啦,不會說日文不要抱我啦。」
  「就算是黃金獵犬也還是喜歡噢。」
  「什麼黃金獵犬、你才是一見人就撲上去的大型犬咧!你這個笨蛋,走開啦……」


  我只是突然發現,不為什麼,我喜歡你只因為你是你。



你們可以想像當我把圖的出處找出來發現他已經是去年的雜誌時有多驚慌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比言語更重要的東西

阿蘇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