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その1smoke

啊,終於寫完了。

  沒有人知道,相葉住院時,趁著晚上沒人陪著,偷偷地跑去樓下便利商店買了菸。所以當他回家的時候,即使對久違了的家具擺飾還有點生疏,卻能馬上嗅出客廳中那讓人懷念的味道。

  那是二宮身上的,淡淡菸草味道。

  想到那個人沒有去醫院看他,卻久違的在家裡抽了菸,相葉忍不住小小聲的自言自語:「果然,我們想的都是一樣的。」然後小心翼翼地控制著呼吸,淺淺的笑了。

   認識了這麼久,明明相葉進醫院的次數多得數不完,但二宮卻從來不曾去醫院探病。即使團員們跟經紀人幾次三三兩兩地結伴前來,相葉卻總是聽到他們說他剛好 那天有工作要忙的委婉轉告,於是兩個人之間就好像默契似地多了種不成文的約定,心照不宣,日後從住院到出院,不管相葉再疼再不舒服,也從來沒有主動聯絡過 二宮。

  想讓你看到的是,我好好的,就像你希望看到的那樣。

  嚴格說起來,二宮從來沒有開口阻止過自己抽菸,卻固執 地從他多年前第一次住院那次開始,再也不在家裡點菸。儘管如此,只要抽過菸的人都知道,那菸草的味道就像是深深地滲透進指間似的,一但沾上了就再也揮之不 去,所以每天晚上當相葉緊緊的抱著二宮入睡,總是能聞到他身上那股淡淡味道,雖然不像直接抽菸時那樣的強烈刺激,卻往往能讓相葉覺得安心。後來每當他想念 二宮時,先意識到的總是他身上的菸草香味,總覺得那淡而明顯的味道,就像那個人一直藏得很深很深的溫柔,只要閉上眼就能感覺存在,真真切切。




   好不容易將出院後的混亂安頓好,被二宮帶著笑意威脅最好別亂動免得惹出更多麻煩,要是害他忙得晚上不能繼續玩電動就死定了的相葉,趁著浴室裡傳來清理與 放水的嘈雜聲響,忍著痛緩緩下床打開衣櫃,找到二宮最近常穿的那件外套,再悄悄把拆了包裝,卻沒少半根菸的菸盒放進內側口袋。

  謝謝你。

  寫在菸盒上的字不太工整,但他知道他一定看得懂。

  房子裡淡淡的,繚繞不去的菸味,在每一次小心翼翼的呼吸起伏時,都在說著我愛你。
  那因為太過熟悉反而說不出口的句子,無聲無息的藏在空氣裡,只有我看得見聽得見。

  我答應你,下次你回家的時候,我會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蘇米 的頭像
阿蘇米

比言語更重要的東西

阿蘇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